经幡,藏族地区的独特风景
2019年01月31日 11:58:37     来源:快搜西藏    
0

1.jpg

经幡,又叫风马旗,藏语称“隆达”。是青藏高原上一道独特的风景。在西藏,亦或是在其他的藏族地区,无论是山顶垭口、江河湖畔、还是寺庙周围,五彩经幡几乎是随处可见。

1.jpg

经幡是一种用棉布、麻纱、丝绸等材料制成的长方形彩旗,共有蓝、白、红、绿、黄五种颜色。经幡的各种颜色是固定的,不能随便创新。其次每块颜色的排列顺序是严格规定的,不能有任何差错。因为经幡的意义很明确,不是为了美化环境,而是祈求福运隆昌,消灾灭殃。一般一个经幡上,根据枝条多少来确定有两组至三组星火条。这五块幡条的颜色排列及它们所象征的意义是这样的。最顶端为蓝色幡条,它象征蓝天;蓝色幡条下面是白色幡条,象征白云;白色幡条下面是红色幡条,象征火焰;红色幡条下面是绿色幡条在征绿水;最下面的幡条是黄色,象征黄土,或者大地。五种颜色的排列形式正是客观大自然物质存在的立体排列形式,因此,象大自然中天地不容颠倒一样,这五种颜色也不容错位。

1.jpg

五种颜色象征自然界的五种现象,这种现象是生命赖以存在的物质基础。当自然界天平地安、风调雨顺的时候,人间便是太平祥和幸福康乐;当自然界出现灾害的时候,人间灾害重重、不得安宁。世世代代生活在高原上的人们对大自然的变化更为敏感。企盼人间太平幸福首先应该希望大自然无灾无祸,于是用经幡上五种不同颜色的幡条来表示这种心理依托,真是绝妙无比。

1.jpg

藏传佛教又赋予五色为五方佛及五种智慧之含意。一些学者更认为五色经幡还融入了中华民族古老的五行说,分别代表金、木、水、火、土。据传经幡缘起藏族先民崇信自然的祭祀山神的仪式。经幡上多印有经文咒语、佛像神马等图案,是西藏古老的本教文化、藏传佛教的密宗文化,并吸收其他民族优秀文化交融发展的产物。

悬挂经幡是千百年来流传于藏族地区的一种宗教习俗,有着自身修行、利益众生的功德。风每吹动一次经幡,就如同将上面的经文诵读了一遍。上苍诸佛保护一切制造和悬挂经幡的人们,哪里有经幡,哪里就有善良吉祥。

1.jpg

用途

一类就是布印“风马”旗。它是在长方形、三角形或正方形的各个单色布片上印刷上红色或黑色的拼图和经文,大者二尺余,小者尺余不等,主要用于悬挂或插挂。每五色为一组,数组为一挂,视环境地势需要,可长可短,长者达百米以上,短者犹如片片活脱鲜亮的小彩旗,插于草原帐篷、农家宅院、城乡居民的屋顶上。

1.jpg

另一类是纸印“风马”片。主要用作对天神、山神、赞神和龙神以及佛事祭祀活动时祭献抛撒的吉祥物,也可作为供奉物成组悬挂或张贴于室内外。大者尺余,小者仅几厘米。最常见的就是风马图像印在四五公分见方的纸片上,这种风马纸片成千上万地印制,它也作为一种祭祀用品,煨桑时撒在喷吐飘飞的烟缕上,随着香烟飞升起来。每逢宗教节日,在所有大小寺庙包括拉萨大昭寺前的煨桑灶旁,往往是风马纸片到处飞舞,飘落积存到地面上就是厚厚的一层。

第三类就是各种经幡,根据色彩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用黑色或朱砂色将经文图符印制在整匹白布上;一类是同“风马旗”一样,在蓝、白、黄、红、绿布块上用经文图符相间组合的经幡。

1.jpg

风马旗还有一项不易见到的功能,即遇有活佛尊者圆寂,家家户户须将房顶上的风马旗置放倾斜,以示致哀。

经幡有长有短,图案也各不相同。最长的经幡有3—5米长,60厘米宽,上面印有佛经和鸟兽图案,颜色或红或白,一般侧挂在广场、寺庙前的经幡杆上。短的经幡一般是呈蓝白红绿黄五色的方形经幡,上面印有佛经和鸟兽图案,往往被穿在一根长绳子上,横挂在人烟稀少的山口。挂在房顶上面的经幡一般是星火无字幡,由上面五块蓝白红绿黄色的幡条和下面一块单色镶边的主幡组成。随风舞动的经幡又被人们称作风幡。

1.jpg

经幡就其外在形式来讲,我们可以大致归纳为三种:一种是印有佛陀教言和鸟兽图案的蓝白红绿黄五色方块布一块紧接一块地缝在长绳上,悬挂在两个山头之间,这种经幡常见于人烟稀少的高山上。第二种经幡是一条三五米长的狭长布条,其颜色是单一的,或白或红。上面印有佛陀教言,布条的一侧缝接在一根粗长的经杆上,插立在庭院前,这种经幡多半见于工布林区地带。拉萨大昭寺广场上插立的经杆就是这一种,只是做得更加精巧罢了。第三种经幡是五块蓝白红绿黄色的星火无字幡条和一块单色镶边的主幡方块布,上面印有佛陀教言和鸟兽图案,这些幡条布分别系挂在柳树枝杆上,成为经幡。这种经幡在古城拉萨的民居楼顶上随处可见。

1.jpg

经幡作为福运升腾的象征物每年都要换新。换新的日子不能随意选择,它是根据藏族历算,选择藏历新年初一过后的某个良辰吉日。这天早上太阳刚升起照到房顶的时候,全院老老少少,都穿着节日盛装,聚集在楼顶上,举行一年一度的隆重而欢乐的插经幡仪式,藏语里这个仪式称为“托随”,意为祭神祈福仪式。

风格流派

纵观西藏各地的经幡,尽管其主体形象近乎是符号般的相对不变,但其风格流派大致是可一望而知的。

1.jpg

拉萨

拉萨的风马旗,雕版和印刷大致集中于郊县的几家传统作坊和几大寺院,所以形制风格较为统一,风马图案严谨而富丽,无论宗教感还是艺术感都显得正统一些。雕版偏重严谨、富丽,表现内容很宽泛,小至一字一马一塔、一句咒语,大至描绘“天界神灵居处”、“如意宝树供养图”等。形象纷繁,线条细密,刀工考究,印刷上选布择色一丝不苟。从横贯于布达拉山与药王山之间那一串串万国旗般随风飘舞的风马旗,人们更多能感受到的是政治、宗教、经济、文化中心区所特有的正统气象。

1.jpg

日喀则各地

日喀则各地的经幡,在表现内容与形式手法上和拉萨近似,但更世俗生活化,形式、内容较为自由灵活,新年时多在乡间寺庙民舍的屋顶以及村口张挂。日喀则一些偏远地方的风马旗,文字图像多是随形就势,有意或无意地挣脱着规范:飞临天界的神驹宝马变成了与农牧民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小马、小驴;龙往往变成石上爬的四脚蛇之类;虎和狮子则更像是对家猫和豹猫的描摹;金翅鸟有时变成藏鸡,有时又变成雄鹰。总之,这些普通而亲切的形象使这种神秘性的供敬品反更贴近人间烟火了。日喀则当属严肃规范之作的风马旗也不少,但与拉萨风马旗相比,艺匠们创作自由度要多些。

1.jpg

藏北

粗犷、自由、兼融、变异,这八个字可以概括藏北地区风马旗的风格。木版在藏北地区是很珍贵的,无论从藏南河谷林区运来,还是从祖国内地运来,都须经过数千里的艰难跋涉。所以当地艺匠往往就地取材从玛尼石上直接拓印,这便出现了玛尼石刻艺术。这类作品,往往构成与图像丰厚饱满,大刀阔斧,尤显粗犷豪放,张扬洒脱,可视为风马旗艺术中的一枝奇秀。藏北草原险恶的自然环境孕育出一代代骁勇善战如格萨尔式的英雄,这种文化也反映到了风马旗艺术上。草原上驰骋的骏马,被驾轻就熟地搬进了画面,马的形容气质已没有了前后藏风马旗上那种非驴非马的尴尬相,而是一派矫健轩昂。经咒和图像更加摆脱了固定的格局,被随心所欲地布置排印于画芯内外。更为别开生面的是牛、羊、羚羊形象的登堂入室,当地艺匠们对这些在宗教殿堂中没有地位寓意的牲畜情有独钟,既扩展了人们的审美视野,也丰富了草原民俗学的内容。

1.jpg

藏东

就玛尼石和风马旗艺术而论,藏东地区当属一流。就风马旗而言,这里既有邻近川西重镇德格印经院的文化优势,又有取用不竭的原始森林作后盾,更重要的是有一支相对稳定的雕版队伍。所以蔚为壮观的藏东风马旗阵容与魅力决非未临其境者所能想象出的。另外,尽管藏东各县一般属富庶地区,但寺院的分布却少于雪域腹地。正因如此,广大信众便将一处处有来历、有灵性的仁山智水精心地用风马旗、玛尼石装点起来。藏东风马旗不是拉萨那种五颜六色的小风幡,而是以一块或数块雕版回环往复地印于几丈长的白布上。印色为赭红和黑两种,单纯而强烈,日晒雨淋后更显浑然。

1.jpg

林芝

林芝有着山高、水急、沟深、林密的自然环境,通常意义的寺院庙宇在这里并不多见,但神湖、神山、神石、神树、神坛等原始崇拜物却比比皆是。工布地区经幡的形制与面貌和藏东地区大同小异,不同点只是将藏东的横挂式风马旗,改为竖挂在一棵棵参天古柏之上,远远望去恰似一片片凯旋般的幡海旗林,在雪峰翠谷的衬托下,非常别致壮观。

康巴地区

康巴地区的风马大片大片回环往复,色泽鲜明,视觉冲击力强烈,如安多、湟中一带分布于黄河源的风马直如幡城一般。

责任编辑:袁莹莹
十月拉萨秋意浓
大美西藏 心灵之旅
欢歌笑语 喜庆丰收
江苏交通广播爱心团队赴阿朗乡捐资助学
​西藏青稞成熟啦
​欢歌笑语 喜庆丰收
情暖孤寡老人
情系群众 助秋收
西藏地县
西藏地县
重点网站
重点网站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备案号:藏ICP备15000013号 版权所有:林周县人民政府 网站标识码:5401210001 技术支持:西藏传媒集团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