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西罗布:藏戏音乐的稽古维新
2018年06月05日 10:19:20     来源:西藏日报    
0

2018060502_pdf-9.jpg

扎西罗布 男,藏族,国家二级作曲。西藏自治区藏剧团作曲,西藏音乐家协会理事。

主要作品:担任专题晚会《腾飞的西藏》、节目《春暖花开》、晚会《五彩路》《十七大晚会》,藏戏歌舞《吉祥奥运》等多台专题晚会和节目的作曲。担任大型历史剧《大元帝师八思巴》、藏戏《卓娃桑姆》、京剧与藏戏《文成公主》、藏戏《六弦情缘》(又名《朵雄的春天》)等多部大型戏剧戏曲的作曲。由他参与创作的各种藏戏小品、短剧等多达50多部,创作的歌曲等作品200余首,其中《乡音就是我的深情》《百年沧桑》《欢迎您到西藏来》《阿妈啦》《喜讯》《生命之光》《你好·乃东》《珞巴随想曲》等在各地广为流传。

他,才华横溢,气质儒雅,有着明月入怀的释然。46个春夏秋冬,他把藏戏音乐作为了自己的毕生事业,执着地追求艺术真谛。他,就是西藏著名作曲家扎西罗布先生。

五月的拉萨,还是乍暖还寒的天气。笔者和扎西罗布先生约在藏剧团藏研室 ,向他请教现实题材藏戏《六弦情缘》的音乐创作。扎西罗布先生最近很忙,一直投入在藏戏《苏吉尼玛》的音乐创作中,但后辈们若向他求教藏戏音乐,他总会挤出时间倾囊相授。

笔者:今年,西藏自治区藏剧团的现实题材藏戏《六弦情缘》因国家艺术基金2016年度传播交流推广资助项目复排巡演 ,受到观众们的喜爱 ,特别是音乐部分,大家赞不绝口。您是这部戏的音乐创作者,可谓功不可没,不知道其中经历了什么?

扎西罗布 :这部戏前后打磨了13年。2005年,藏剧团准备创编现实题材的藏戏,那时候这部戏名字叫《朵雄的春天》。 2005年至今 ,这部戏前后经历了8、9次的修改、打磨和提升。最终确定现在这个框架的是在2014年。那时候,我、编剧普尔琼、导演巴桑次仁、编剧刘才华和导演李永志在北京中央戏曲学院召开这部剧的改编创作会,讨论了15天的时间,对剧本进行了全新的设计。导演李永志认为人物要贯穿剧情,展现不同时代的人物命运变化。当时,为了使这部剧具备能够参加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的实力,大家一起下了很大的功夫。

笔者 :从《朵雄的春天》到《六弦情缘》,音乐创作上变化有多大?

扎西罗布:大不一样。随着文本的修改变化,音乐也改了。《朵雄的春天》完全是传统戏剧的写法,没有安排主题贯穿 ,每个人物设计较为单一的人物唱腔。从《朵雄的春天》到《六弦情缘》,我的音乐创作总体思路是:一是为主要人物设计唱腔。传统的藏戏或者《朵雄的春天》都没有大段的唱法。《六弦情缘》中我大胆加入人物的内心独白、对唱、重唱手法,是剧情的需要,也为充分提升和展示演员的唱功。在传统藏戏中没有应用对唱、重唱的手法,它们是西方歌剧发展出的表现手法,我在创作京剧藏戏《文成公主》的时候第一次尝试运用,感觉效果十分到位,在《六弦情缘》中,才敢大量运用。这种手法表达能力很强,情绪能够做到一步步深化助推,帮助人物形象立体化。

二是设计主题音乐贯穿全剧。我把后藏的民歌和藏戏融合在一起。这部剧的故事取材自后藏拉孜地区,女主人公又是一位扎木念艺人。我认为应该在剧中体现故事地域性,就将民歌元素和藏戏融合创作主题音乐。主人公白珍的每次出场都有主题音乐作为背景音乐铺垫。西方的歌剧惯用主题音乐,我觉得好的艺术手法是世界性的,值得学习和借鉴。白珍还未出场,音乐先行,给观众主人公要出场的提示,吊起观众胃口,再满足他们。我会根据不同的情节和人物情绪进行编曲,乍一听是同样的主题旋律,但是运用不同作曲方法,赋予不同的艺术感受力,有的是夸大乐段结构,有的是曲调加花变奏,有的是调式对比、音色对比,形成不同织体和配器手法等。主人公白珍从童年到老年的故事呈现,从不谙世事到阅尽沧桑,社会环境在变化,所以我的音乐也必须要有变化的。

笔者:在创作过程中,是否遇到了困难,又是如何攻克的?

扎西罗布:藏戏由来已久,却从未出现过类似的东西,更没有大段的唱腔、对唱、重唱,所以就没有可以借鉴的地方。于是,我就在中国戏曲的系统里找,像京剧 、豫剧、秦腔等 ,我购买大量音像资料,去分析它们的艺术高度和特点。而后,我在结构上、技术上借鉴它们的技巧,结合到藏戏本身风格中。藏戏风格是一定要抓牢的,这是我们藏戏艺术的根。我们的传统藏戏唱腔有一百多种。创作过程中,我会反复地去听传统藏戏唱腔,感受不同的唱腔风格,去捕捉最美的风格特点。可以说,这过程不只是停留在创作层面上,还必须带有研究的性质,就是一边创作一边研究。内地很多戏曲在理论上发展很完善,曲牌、腔体都明确,但是藏戏还没有系统的理论,这就为作曲带 来了困难。此外,创作过程中还要考虑观众的接受能力,推广藏戏中我虽然看重时代性,但是始终重视传统藏戏的味道。怎么做到观众既觉得唱腔好听,又能断定是藏戏唱腔?这是我当时一直苦恼的问题。我想,要打造精品力作,一方面要得到不同年龄层观众的喜爱,另一方面,音乐创作要有新意和突破。

《六弦情缘》经过这么多年的复排、演出,我看到观众日渐接受并且喜欢它。直到现在我才有点底气肯定自己的创作思路。毕竟在初创时候,我的想法饱受很多人的置疑,其中就有业内的同行和前辈。当时,他们认为藏戏音乐必须完完全全走传统的路子,觉得我这个路数和传统藏戏音乐发展规律背道而驰。但是我一直很坚持自己的想法,既然它是一部现代题材的藏戏,就应该有全新的创作思维。

笔者:是什么让您这么坚定自己的藏戏音乐创作方向?

扎西罗布:我们是专业院团,和民间藏戏队不一样之处在于我们的价值是在继承传统藏戏的同时,更要肩负发展藏戏的使命。有传承有发展才能让我们的藏戏更年轻,有生命力,走得更远。如今,人们在过林卡、聚会的时候,如果能哼唱起《六弦情缘》的唱段,我就觉得真正算是成功了。新的创作肯定是需要时间的,需要一个过程去检验。虽然《六弦情缘》的音乐我改了很多遍,但是我的创作思路一直没有变过。创作一部大戏的音乐,你的思维要特别活跃才行,脑海里仿佛是个大型的超市,需要什么效果,要能快速从货架上拿下。新的剧目难以生搬硬套传统的音乐,代替的东西永远是失败的,要按人物创作符合其形象的唱腔、音乐,这样才能树立起剧中人物形象。

笔者:专业剧团自从有了作曲之后,似乎唱腔的设计和发展的担子就落到了作曲人肩上。您如何看待这一情况,您觉得一位合格的藏戏作曲应该具备什么条件?

扎西罗布:从我的个人经历来看,我把你提的这两个问题结合起来说吧。1972年,西藏自治区藏剧团开始尝试现实题材,藏戏的创作,对作曲的需要也应运而生。我是同年开始到藏剧团学习藏戏表演的,那年我12岁。学了三年藏戏表演后,我成为藏剧团的乐队成员,向歌舞团的老师们学习西洋乐。机缘巧合下,单位推荐我到上海音乐学院学习系统的音乐理论和作曲。我很热爱藏戏,毕业回来后就留在藏剧团工作了。我自己一路走来,觉得藏戏作曲是需要很多专业性强的学问,否则很难创作出优秀的藏戏音乐作品。

以前全靠演员形成流派,像京剧大师梅兰芳,他往往是一个人既要完成演出,又要完成戏曲创作。作为广场戏的传统藏戏也是如此,发展也是慢节奏。有了藏戏专业院团后,藏戏从广场到了舞台,需要不同专业人才的合力,对于大戏出品也更讲究时间和效率。所以,我建议致力投身藏戏作曲的年轻人,要有广博的知识积淀。一要学习基础乐理知识,掌握“四大件”,掌握作曲技法;二是钻研藏戏的程式,理解传统藏戏剧本结构、唱词结构,学会传统藏戏唱腔。藏戏音乐创作上,作曲要特别重视唱腔的设计,要考虑唱腔的发展,懂得演员的唱腔特色特点,通过唱腔的设计帮助演员提升综合实力;三是了解传统藏戏鼓钹音乐和程式动作;四是了解其他戏曲戏剧,要紧跟时代的审美和创作。在保留传统藏戏的风格味道的同时,让作品富有时代性。

责任编辑:Ruiex
十月拉萨秋意浓
大美西藏 心灵之旅
欢歌笑语 喜庆丰收
江苏交通广播爱心团队赴阿朗乡捐资助学
​西藏青稞成熟啦
​欢歌笑语 喜庆丰收
情暖孤寡老人
情系群众 助秋收
西藏地县
西藏地县
重点网站
重点网站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备案号:藏ICP备15000013号 版权所有:林周县人民政府 网站标识码:5401210001 技术支持:西藏传媒集团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